Deep into the sea :: 【白正】one life stand(H注意)

【白正】one life stand(H注意)

大概就是正酱和兰兰他们去姐姐的公寓那里被我省略掉的工口= =||写了一半才发现我的文风不适合写H(远目)
工口大神快点降临和我灵魂附体吧!不要问我为毛这工口一点也不YD也不激【哔——】,劳资无能啊OTLLLLLLLLLLLLLLLL
于是这次是尝试了攻君视角的工口……
带软刺的拉珠是罐子的主意052.gif








“谢谢~~”
白兰轻推一把入江,站在门口,笑着对入江明子道了谢。
“墙壁薄,隔音效果不好的。“
入江明子说了这句话后就碰的一声关上门。白兰一耸肩,转过头看入江。
入江脸上一阵发烧。他怎么可能听不出入江明子的言外之意——就像白兰那一耸肩的意思一样。
“今天不可以。”
“哦呀我用身体安慰小正不好么?”
见鬼的用身体安慰。
“….不用了,就让我好好的睡觉吧。”
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对方突然转变的话题令入江一时没转过头脑。他抬起头,只见对方又开始摩挲他嘴角的OK绷。
自己都暂时忘了这事了,这个人还在在意吗……
那个人温热的气息喷在了脖颈上。他撇过头,全身都紧绷了起来。
“住……”
“后面的不行,那么就用前面吧?”
嘛,东方人不是喜欢含蓄么。白兰勾起笑容,扳住入江的后脑勺,舌尖一碰到耳朵,对方的呼吸立即不规则起来。耳朵算是入江的弱点——过不了几秒就会缴械投降。
在床上太含蓄可不好玩,虽然含蓄也能算可爱的地方。
“我知道小正每次说不要的时候其实都是想要的~~”
“说什么……!”
冰凉的手指潜入T恤的感觉令入江一哆嗦。对方似乎并不喜欢只有触摸的感觉,撩起他的黑色T恤,推至胸前。
“好啦,至少帮我解决一下吧?只要几分钟就好了♪”
“用、用嘴吗……”
“对啊♪~”
入江涨红了脸。他不敢直视白兰的脸,慢慢跪坐到地板上,拉开对方裤子的拉链,咽了一口口水。如果口交就能解决问题,倒也不是不可以。
看见入江一瞬间的迟疑,白兰呵呵笑了起来。
“这个是普通大小——不过是欧洲标准~~”
“……”
难道阴茎的大小也可以有亚洲标准欧洲标准非洲标准的么?
或许是自己以前从来没给对方口交过,这算是第一次能够清晰的看到对方的生殖器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愣了半天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:
“呃......你割了包皮?”
“小正不觉得割了包皮后更加美观吗?”
“美——美观有什么用啊!”
“因为我母亲是个犹太教教徒,所以一出生就是进行了割礼,嘛,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白兰当然没说出“美观的阴茎也是吸引性伙伴的因素”这句话来。他还没傻到将过去荒唐的生活说给入江听的地步。他甚至没再去过gay bar寻找新鲜的猎物,这对不习惯拥有一个固定性伴侣的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。
他的母亲是犹太教教徒,父亲是天主教教徒,事实上这段婚姻最终也是因为宗教不合而不欢而散。他不信仰宗教,或许一半也是这个原因。
“小正还不开始吗?我都等不及了~~”
“等、等等……”
入江犹豫了几秒,还是摘下了眼镜,手握住根部,小心翼翼地舔上龟头。
“唔……”
比想象中要更加糟糕。入江因为被抵到喉咙深处而窒息的潮红脸色,舔弄虽然没什么技巧可言,但配合视觉的享受就足够让他高潮——哦上帝。大脑才是最敏感与最重要的性器官,所有的感觉是大脑形成的,阴茎什么的只是外在形式而已,大脑甚至能够屏蔽所有的痛感只接收快感。所谓的靠下半身思考,终究也还是上半身思考罢了。
白兰觉得他着实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,口交怎么可能满足他,这样子下去不做全套才怪。喘息变得急促,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,他皱起眉头,轻轻揉了揉对方的红发。
“好了……我要射了。”
他闷哼一声,随后就听见了咕噜的吞咽声。
入江咳嗽了几声,低下头,擦去嘴角溢出的白色液体。
“……下次记得要穿内裤。”
他站起身,小声嘟囔了一句。
“……”
白兰半响没动静。
入江觉得奇怪,戴上眼镜,在对方面前摆了摆手。但手腕被一把抓住,对方倾过身开始动手解纽扣。
“…喂!”
这种情景不是没有遇到过——入江的脑里突然浮现出那次在上野公园的遭遇来。
“不是说口交就够了吗!”
“这个不管,我忍不住了♪~”
“你这个人真是——”
入江无奈的做着最后的抵抗,但对方的嘴唇覆盖上来,他吞下了剩下的话。
“小正还说我呢,自己也不是没穿内裤吗?”
白兰在入江耳边暧昧一笑,拉开拉链。
“明明……啊哈…就是你……”
“哦呀小正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吗?”
“你全部扔掉了……”
冰凉的地板稍微唤回了涣散的意识。陌生的天花板令入江一震,刚刚抬头的性欲一下子就被浇灭了。
“喂这里是别人的地方!”
“别人的地方又怎么了?”
“你什么没带吧?什么都没带的话……”
哎对了还有那个墙壁薄隔音效果不好。差点就忘了。
入江挣扎着直起身,看见了白兰脸上扫兴的表情。
“小正你不能这么残忍。”
入江摇了摇头,发现裤子已经被半褪到了膝盖处。他喘着气,拉起裤子。
“我……我去问一下姐姐。”
结果还是退却了。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但是要拒绝这个人果然很有难度……
他抬起发软的腿,硬着头皮走出门去找入江明子。











等了一会儿,听见开门的声响,白兰转过脸,便见到入江红着脸回来了。
“哦呀,拿了什么东西回来呢?”
入江没回答,把手里的东西全部丢给了他。白兰一把接住,翻看着外包装。
“姐姐说全部没拆包,放心用。”
入江小声挤出这么一句话。
如果说安全套润滑剂是正常物品,但有必要把其他东西也塞给自己么,虽然他也不大清楚这种玩意怎么用。
“令姊真是善解人意呢♪~~”
白兰拆掉包装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。
“啊?”
善解人意这词跟他姐姐根本八竿子打不着吧。入江疑惑的看着那串珠子样的东西,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他大概想到要怎么用了。
“嘛,反正我收下了♪~”
把入江压在床上,扯掉对方原本就松垮的裤子,白兰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别过脸的小动作。他一拧入江胸前微微挺立的乳尖,入江咬紧嘴唇,发出难以抑制的细微声音。
“其实这墙壁很厚,我刚才有检查过哦~~”
不满意故意压抑呻吟的做法,他将手指伸入入江的嘴里搅动着,带出透明和白色混合的液体。
“哈……”
“我的味道如何,小正?”
乳头需要温柔对待才会有快感。白兰轻轻啃咬开始变得肿胀的乳头,舌尖沿着乳晕转着圈,力道或轻或重,入江的呻吟声也慢慢变得不受克制。
“另一边也按耐不住了么?”
白兰轻笑,嘴唇离开硬挺的右边乳头。他捻转着左边的,用指甲略微一掐尖端。
“啊哈…!够……够了……”
“看来小正很有感觉呢,下面都已经勃起了……”
入江无法反驳,但是白兰情色的笑容看着就不舒服。他干脆闭上眼睛,任由白兰怎么做,反正不把他弄疼就行。
“啧,这个尺寸的安全套给小正刚刚好,但是对我而言就太小了呢~~”
“那么勉强一下……”
“不行哦,我不舒服的话小正怎么能舒服呢?”
白兰边说边撕开密封包装,稍加套弄,然后将安全套小心套上龟头,顺势往下展开。虽说可以顺带着手交,但是他没那个耐心了,忍耐太久可对身体不好。
他一拍入江的臀部,“乖,把腿分开♪~”
手指混着冰凉的润滑剂侵入的感觉令入江倒抽一口冷气,但是过了几秒后又觉得不像是手指。软刺钩拉摩擦着柔软的内壁,异样的快感一阵阵传来,冲击着意识开始不清的大脑。
“令姊好贴心,这个拉珠还是有软刺的~~小正很享受呢~~”
白兰边数着进入的珠子的数量边慢慢地塞入逐渐变大的珠子,不断张合的后庭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吞入。
入江刚开始吃痛的声音慢慢有了甜腻的意味,手抓着床单,全身的皮肤染上一层绯红。
真是诱人的表情。平时那一本正经的脸,或是有时呆然的脸,居然也可以露出现在这样的表情——果然是不受理智控制了呢。
当然自己的理智也快没了。
白兰叹一口气,拉住拉珠尾端的环,缓慢地拉了出来。
“啊哈~~~”
入江的背脊剧烈颤抖开来,脚尖绷起,电流顺着脊椎扩散到全身。拉扯带来的刺激远非塞进去的时候的可以比拟,身体贪婪的享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,无意识流出的涎水从嘴角滑下。
白兰捡起沾满粘液的拉珠,丢在一旁。现在这个玩具已经完成了它的职能,至少后庭得到了充分的扩张。
“哈……哈……”
入江喘着气,高潮后的身体显得疲软无力。他眯起眼睛看着白发男子,直到对方将他翻了个身。
“小正舒服么?”
对方的略带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,嘴唇轻轻摩擦着他的耳垂。
“舒服…哈……”
白兰扶住他的腰,抬高臀部,一口气进入。忍耐了太久以至于动作有些急躁,他调整好呼吸,深深地埋进。
“那么现在和刚才哪个舒服呢?”
入江呜咽着说不出话,又是摇头又是点头,腰肢随着白兰的动作大力摇晃着。被填满的感觉充斥着大脑,占据了理智应该存在的地方。
白兰俯下上半身,下颚靠在了对方的肩窝上。从侧面看见入江依然肿着的左半边脸和嘴角的OK绷,几丝内疚涌了上来。

很奇怪吧,这种感情?他自嘲,抱紧了入江。
不应该有的。无论入江说了多少遍的不要紧,毕竟还是他造成的结果。
被紧致的内壁包覆着,怀里的瘦小身躯发烫的温度,空气里蒸腾的淫靡气息使得他很快也无暇顾及这些。他只需要像往常一样尽情地沉浸入肉体的欢愉就可以——尽管有些是不一样的。
性和爱可以分开,他早就学会了区分界限。他可以和很多人sex,然后第二天起床时就赶走,或者是那个人自己离开。他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一个人说出I love u,当然这句话的真实度为零,要真说love,那也只是I love your body and ass。这不算是伤害,因为听这话的人也压根没有相信过,那些和他上床的也都只是同样寻求ONS的人而已。
即使有了入江,他也不会抑制和别人上床的念头。如果只是性,那么对象是谁都可以,他不在意。但他愿意疼爱入江,关心入江,包括想要独占入江。尤其是独占——性伙伴只需分享不需要独占。
在他们的圈子里,感情不可以认真。因为认真的人太少。

最后一下的冲刺后,他闭上眼,高潮前的平静淹没了他,随后下身一股热流,他喘息一阵,抽离入江的身体。
入江瘫软着倒在床上,半边脸埋进了枕头,目光迷离,显然还没恢复过来。
“小正好棒。”
白兰也躺下身,不厌其烦地轻啄对方汗湿的红发,眼睛,鼻尖,嘴唇。不是安慰的目的,他只是单纯想这么做。
“好好睡吧。”
直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他倚在了床头的靠枕上。


能持续多久呢?
在入江面前,他无法轻易承诺。



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.......
重口是毛?虽然重口看多了以至于都会看的睡着但是1001不适合重口所以不会写OTL
小道具就是极限了OTL


突然想写一个48+01的小短篇《less than friends》(为什么是less呢?),不过也是27号之后的事了......(远目)
虽然想写,但是又问自己有必要把一个看上去很治愈的CP写出不治愈的味道来么
老实说这个短篇也不算是CP(理解为友情吧,友情。寒假里打算写的CP文不多,当然无CP文有人看么?)。只是某日翻看218话以前的连载有感而发而已。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 :

No title

最后一句话突然觉得很伤感。。【扶额

无论如何。。这两位。。他妈的要好的口胡【原谅老子粗口了

No title

脉:
绝对会HE的OTLLLL

我似乎不该把工口也写得伤感了......只是写到后来心情就突然伤感了OTL(这种伤感的心情绝对是考试的错)
自我介绍

smo

Author:smo
KY一个
金牛座,热爱美食
不文艺,很WS


萌:
家教:1001,6927
APH:亲分中心,米加
其他略,我很博爱

热爱折腾系统软件
对于美化近乎偏执
最近爱上了ubuntu

热爱美好的音乐,R&B是最爱

联系方式:
MSN:libinxingy@hotmail.com
其他不公开了.......

日历
08 | 2017/09 | 10
- - - - -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您当地的天气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留言
豆瓣
FC2计数器
我正在......
正在加载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管理者专用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