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ep into the sea :: 【白正/骸纲】This Temptation Chapter 32 终章

【白正/骸纲】This Temptation Chapter 32 终章

Chapter 32
终章









入江正一楞然停在了大门口。

昨天医生打电话给他说再不回来可能就见不到那个人了。顾不得多想,那瞬间的直觉告诉他应该回去,尽管他知道可能只是那个人的一个把戏,不是真的。

简直就是心甘情愿被捉弄。

但是大门前地面上的斑斑血迹否定了他之前所有的猜想。

血迹已经干掉,暗红的呈四溅状,溅在了乳白色的大门上。

一个精致的黑色小盒子掉在了门边,他俯下身捡起,打开盖子。
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个易拉罐拉环,那是那个人答应给他的东西。

凉意灌满了整个内心。

手机打不通。大脑一片空白,他机械性地拿出钥匙打开门。

他回来了,但是那个人呢?

房间,客厅,厨房,洗手间。他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过去。

够了不要玩捉迷藏游戏了。他真的会找不到的,他没有耐心,他不喜欢玩这种游戏。

“告诉我你只是暂时出去了。”

“你会回来的,是吧?”

两次都是这样。每次都是来不及。

他不知道他的名字,他不知道他的长相,他该怎么找他呢?

他只知道那个人无时无刻不挂着笑容,他只知道那个人喜欢棉花糖和一切的甜食,会在他不在意的时候偷袭然后看他惊慌失措的表情,他只知道那个人会说些他不敢相信却又想要相信的话……

他知道的其实很少。









六道骸穿过医院的走廊,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全部落进了他的耳朵。

“他就是那个六道骸?我听说过名字,但他怎么会到这种医院里来......”

“好像是......”

他一瞥,那几个交谈的护士立刻住了嘴。

但他可没有任何警告的意思。自己的过去,随他们猜测议论八卦,扭曲成什么样都无所谓。

离开医院里面的人造灯光,六道骸走到外面刺眼的阳光下面。

看来真要假戏真做了,不,不如说是原本想过的事情成真了吧。

看到那门口的血迹就知道了,那家伙恐怕已经被强制送回了意大利。

白兰的家庭状况他其实也是不甚了解,白兰不喜欢提起,所以他也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,比如白兰有个妹妹,如果他不回去继承,把么就会给他妹妹。不过,他家里那群人一直希望他去继承,原因不明。

现在入江应该已经到了,如果对方在接到他电话后就立即赶了过来的话。

真是一个大麻烦。

入江如何他不在意,即使要寻死寻活也没什么,与他无关。但是泽田——他不得不考虑到泽田的态度。现在着急的,不只是入江而已。

他翻找着通讯录上入江的名字,灿烂的阳光使得手机屏幕不甚清晰。

摩肩接踵的人群,各式各样的人们,这个浮世给他的感觉永远一样。

六道骸挑了个街角的位子,周围是三三两两走过的穿着学生服的女高中生。他斜眼看了几秒,白色蓝色的水手服,颜色单纯的就一如她。

曾经有一个人连穿上学生服的机会都没有。这些人又是何等的幸福呢。

终于找到了名字,他按下按键,听着嘟嘟的单调声音。

“……喂?”

“是入江君么?”

“是的。”

故作镇定的嗓音,入江的这种掩饰在他面前毫无用处。

“他之前有联络过我,不过现在可能没办法连上了。他说他总有一天会回来,问你愿不愿意等他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

入江的声音立即传来,他可以想象到对方此时的表情,焦急,失望,悲伤,又是混杂着一丝的希望。

“说不定要很久。”

“没关系。我会等。”

白兰并没有给他打过电话。他也可以理解目前白兰的处境,私人通信都应该被禁止了才对。

但是要骗入江是如此的容易。没什么,反正给了入江希望,这也算是泽田的意思。

如果是那个家伙的话,一定会回来的。

甚至可以令他撒这么一个谎。












“从上次开始我就一直想,等到樱花开的时候,还想和小正去上野。”

上野公园的樱花都谢了,那个人也还是没来。

他不清楚还要等多长时间,一年,三年,十年,或者是永远。

入江走在上野的林荫道上,初夏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,比起当初来的时候好太多。

公园里很寂静,但是太多寂静又令他感到不怎么舒服了。就好像那个空荡荡的房子,只有他一个人,静的很。
他戴上耳机。MP3的音质和CD比起来虽然不怎么样,但也凑合。

他相信着医生转达的那句话,假的也相信。日复一日重复着相同的生活,每天都是带着希望的早上和失望的晚上。

等到那个人回来的时候,他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他一个人也可以生活下去。

然后,然后呢?

那个人大概会笑着拥他入怀,腻在耳边说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之类的。

真是肥皂剧的桥段,恶俗地他差点起鸡皮疙瘩,虽然这种恶俗的桥段以前时常发生,只不过他已经没了真的起鸡皮疙瘩的机会。

想来想去只觉得可笑。他其实不应该抱太大希望,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而已。

但是还是禁不住地回忆着以前,尽管那个人的脸在记忆里是一片模糊。那个人到底叫什么呢?他记不住。似乎是从失恋之后就开始了,面对那个在路边偶遇的白发男子,当时的他无论如何就是说不出,然后男子重复了自己的名字。

唇形。虽然记不住面部和五官特征,但是说话时的唇形他应该能记得。

——不是忘记了,只是想不起来而已。

他的大脑里应该藏着那个人的名字,只是他没有找到。

那个人叫什么?

“白……”

他停下脚步。耳边依然是震耳欲聋的重金属,但是大脑自动屏蔽了这些声音。

不可思议。

他几乎就要全身发颤。

很安静,只有那个人的名字慢慢浮现出来。

自己以为记不住的名字,一直都在那里。它安静的隐藏着,而拒绝去寻找的是他。

“白……兰……?”

这是那个人的名字。

他在等待着的人的名字。








END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是的真的完了。

其实在我看来这是一个HE(被殴

不管如何终于把这个“充满遗憾与希望”的结局写出来了。会有番外,不要担心。虽然这个番外也可能拖很长?哦不,比起番外更类似后续吧。不过这个故事暂时是告一段落了。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 :

自我介绍

smo

Author:smo
KY一个
金牛座,热爱美食
不文艺,很WS


萌:
家教:1001,6927
APH:亲分中心,米加
其他略,我很博爱

热爱折腾系统软件
对于美化近乎偏执
最近爱上了ubuntu

热爱美好的音乐,R&B是最爱

联系方式:
MSN:libinxingy@hotmail.com
其他不公开了.......

日历
10 | 2017/11 | 12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
您当地的天气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留言
豆瓣
FC2计数器
我正在......
正在加载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管理者专用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