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ep into the sea :: 【白正】The Border chapter 2

【白正】The Border chapter 2

老实说我觉得我越写兰兰的性格越崩(扶额)

有放弃的冲动,因为发现这个设定着实容易崩性格
Chapter 2






“亲爱的我今天看见你的Facebook签名改了,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FML呢?”
“没事妈妈,只是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,放心什么伤也没有~~”
白兰放下牙刷,回应着大清早打过来的母亲的电话。
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凌乱没精打采。本来是想睡到中午的,但是早上有课,使得他的这个念头彻底泡汤了。
“亲爱的你总是这么不小心,这下子叫我怎么安心呢?”
“哦妈妈,没事的,一切都会没事的。”
他随便应付了几句,挂了电话。凉水扑在脸上,刺激毛细血管的感觉总算是令他清醒了一些。
今天是星期一。他叫做白兰•杰索。他现在和一个叫做入江正一的比他大好几岁(这是重点)的男人同居。爱因斯坦说引力和惯性力是等效的。
就是这样。看来已经清醒了。
可能会很糟糕的一天将要开始,他必须做好准备。
他走到客厅,看见那个红发男子已经收拾了东西,站在玄关处,俯下身穿着皮鞋。
“早上好~~”
男子抬起头,有那么一瞬睁大了眼睛。
“……早餐在桌上,我走了。”
“知道了~谢谢入江先生♪~~”
他知道对方一定在想“蛮早的嘛”之类的。因为现在的确很早,就像对一个12岁的处女或处男下手一样早。当然对有些人来说也不算早,这个道理那些12岁的非处女或非处男最明白。
估计是父母的宣传起的良好效果。他想自己在对方心目中一定是个花钱如流水,作息颠倒,滥交,甚至是吸毒成瘾的纨绔子弟形象。好吧有几条是符合的,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,不是吗?
相对的,在他心目中对方是个郁郁不得志,只不过是因为父母开出了免房租的条件才来这里的可怜小职员罢了。
哦呀偏见真是可怕。
他偏头一瞥墙壁,却发现昨天被他撕掉的那张纸又出现在了上面,平平整整一点褶皱都额没有。很明显,这是一张新的,因为上面不仅平整还没有柳橙汁的痕迹。
“昨天那张不知怎的消失了,于是我重新贴了一张。”
入江站在门口,想离开又有所顾虑的模样。
“哦这样啊~~”
这算是给他面子?
他想走往厨房,但无奈白色沙发上那个黑色的公文包太过显眼,想无视都不行。突兀的黑色破坏了整体的美感,就是这个理由。
打个电话叫入江过来拿吧。这么想着的他拿起手机,随即发现自己的电话本里并没有入江的名字。
等等那么好心干什么。
入江发现自己忘带了自然会回来拿的,用得着他提醒吗。







“有人告诉过你头顶与脚下哪个更重要吗?”
这叫狭路相逢。
而所谓命中注定的敌手就是随便在任意一个地点逛逛都会撞见,比如现在。
面对对面那个梳着诡异发型的青年,白兰一耸肩,但没有退让的意思。
“当你面前一片坦荡的时候头顶更重要,当你面前有碍眼的东西时脚下更重要♪~~”
“那么白兰•杰索同学,麻烦告诉我,你怎么在仰着头走路的时候分辨脚下有没有碍眼的东西呢?”
自动贩售机前的相遇。他拿着他的饮料,然后不小心踩到了某个人的脚,就这么简单。接着在发现对方是六道骸之后,他又装作不小心踩了一脚。
本来是要继续对峙下去的,但是他的手机铃声令他不由得分了神。一看屏幕,发现是一串陌生的号码。
“你好♪~~”
“是白……白兰君么?请问你有在公寓里看见我的公文包吗?”
果不其然是入江正一。他还是有些失望,因为对方带来的是一个无趣之极的话题。
“恩有哦~”
“啊那为什么——”
——“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?”
他下意识就在内心补完了对方的问题。可能是这样,八成是这样,肯定是这样。原本的猜测立马就转为了断言,他没怎么思考,也可以说这压根就是他故意的,直接脱口而出:
“我为什么一定要通知入江先生呢♪~~”
对方愣了半响,似乎是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说。
——又或者是入江想问的根本不是他料想的那个问题。
正当他想得意地扬起嘴角的时候,脑子里又突然闪过这么一句。
“……抱歉。”
耳边传来一声闷闷的道歉,他还没来得及回话,对方就挂断了。
“哦?那位‘入江先生’是谁呢?”
六道骸脸上的笑容很欠扁,就如同夏日里隔夜的pizza一样的令人恶心反胃。
不舒服,相当不舒服,而且牵扯到“入江正一”的话题更加是不舒服。他不想让任何一个人知道他的那个同居者兼“监护人”的存在,那是彻彻底底的笑柄。
“我都不知道,除了诱拐未成年少女以外,骸君什么时候还发展了八卦的特殊爱好啊♪~~”
他当然可以编造个谎言,说入江是他的远亲之类暂住他这儿的云云。
对峙到后来还是桔梗来打了圆场,六道骸留下招牌的诡异笑容后没了踪影,周围看戏的也顿时作鸟兽散。
他打个哈欠,然后发现手中的饮料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





好像被讨厌了呢。
入江正一叹口气,揉揉略显乱的红发。他一把坐了下去,伸了个懒腰。
想来想去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能够令对方讨厌的事,硬要说的话,也只有自己的身份与目的令对方讨厌了吧。
管制什么的,他压根没想过。他没想要管制白兰,只要对方不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好。不过既然杰索夫妇把他们的儿子交给了他照顾,无论如何都要装出点样子,不然他怎么交代。
长辈的威严吗……
那种东西似乎从来不存在他身上。
就他自己的经验来说(以当年的他为参照),那个年纪的小孩最难“照顾”。一方面自认为是大人不需要别人来管,一方面自尊心又高的吓人。至于白兰•杰索是不是那样,他还不清楚。
所以说,真是件麻烦事。既要和新同事相处融洽做好本职工作,还要和一个对他现出些微敌意的小孩搞好关系,他不期望自己能够轻松度过每一天。
——话说自从结束学生时代之后就没怎么轻松过吧。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 :

No title



话说。吾辈现在写什么都OOT(out of characteres)= =

于是又一年过去了恩=v=
新年快乐恩。

smo酱~今年也要努力做恩=v=

No title

SMO你甚美好~
——BY暮

No title

(抱两位):
都新年快乐=w=
新一年也请多指教=w=
自我介绍

smo

Author:smo
KY一个
金牛座,热爱美食
不文艺,很WS


萌:
家教:1001,6927
APH:亲分中心,米加
其他略,我很博爱

热爱折腾系统软件
对于美化近乎偏执
最近爱上了ubuntu

热爱美好的音乐,R&B是最爱

联系方式:
MSN:libinxingy@hotmail.com
其他不公开了.......

日历
08 | 2017/09 | 10
- - - - -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您当地的天气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留言
豆瓣
FC2计数器
我正在......
正在加载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管理者专用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