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ep into the sea :: 【白正/骸纲】This Temptation Chapter29 完成版

【白正/骸纲】This Temptation Chapter29 完成版

Chapter 29
  
  很喜欢Don’t love you no more这首歌。
  之前说好不更的,但我还是更了OTLLLLLLLL我是个不守信用的家夥OTLLLLLLLL
  好啦这次更了我就真的不更了,说真的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“接下来呢?打算去哪里?”
  
  “回家。刚好也要把之前留下的事给解决掉。”
  
  听到入江的回答,斯帕纳沈默著,没有什麽回应。入江腼腆一笑,随後望向车站的时刻表。
  
  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当遇到挫折时,第一个想起的还是自己的家人。何况到现在他与父母的关系还是僵持著,他不喜欢这样。
  
  “回家休息麽…..”
  
  “回家之後,我也该好好想想之後该怎麽做了。这几天麻烦你照顾了。”
  
  入江不好意思地扰扰头。
  
  斯帕纳叹口气。他知道他对入江而言只是朋友,或者连朋友也算不上,只是“曾经的同事”。他想自私,但他没那个资本。
  
  或许之前还是不告诉对方一切为好?
  
  入江马上会从他的视野中消失,恐怕也会从他的人生中消失,挽留又有什麽用?
  
  他所有能做的就是说一声“再见”。
  
  “啊,我要走了。”
  
 
 入江告了别之後正欲走开,不想却被对方拉住了手臂。他疑惑的转过头。
  
  时间尚早未到高峰期,车站里稀稀拉拉没有多少人。入江看著对方靠近的脸,被吓得脑中一片空白,竟然没有一丝反应。
  
  愣了几秒,他还是闭上了眼睛。一瞬间有种错觉,以为眼前这个人是那个白发男子。
  
  对方只轻轻吻了他的额头,等睁开眼的时候,人已经不在了。
  
   “……”
  
  脸上还在发烧。
  
  是错觉。恍惚状态下的错觉。他很清楚,明明不是那个人。
  
  他转过身,没有多犹豫,上了电车。
  
  身上几乎没有什麽行李,因为他没有回那个人家里。现在倒是有些後悔,不去把东西拿来岂不是会被误解为马上就会回去?
  
  好像的确被误会了的样子,连个电话短信都没有,似乎对方很有把握他会回来。
  
  那样子的话……
  
  他坐在靠窗的位子上,看著窗外的风景,思维漫无目的地游荡。
  
  接下去的打算?回家,处理好和父母的关系,然後呢?
  
  之前沈浸在自己沸腾的情绪里,直到冷静下来才终於开始思考这种问题。他不喜欢毫无打算的生活,尽管情绪化的性格会打乱他的方寸。
  
  但那个人的行为,即使他冷静下来了也无法原谅。
  
  
  
  
  
  
  原本是没想那麽做的。只要像个朋友一样握握手拥抱一下看著对方的背影就可以了。
  
  看见电车开走了以後,斯帕纳走出车站。
  
  做了只会打击自己而已。
  
  那一瞬间入江正一把他当成了谁?他自然知道。
  
  他喜欢看入江紧张的表情。微蹙的眉头,慌张四移的眼神。这种表情在以前一起工作的时候经常可以见到。他原以为可以用“同事”这种身份与入江在一起。
  
  但入江被解雇的事实打破了这个幻想。
  
  他是自私的。他无法接受那个人可以理所当然地占有入江的事实。
  
  希望不要怪罪我啊,正一君。
  
  他伸手挡住照到脸上的阳光。果然今天的阳光还是太刺眼了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今天起得早了点,虽然外面早就阳光灿烂,阳光从紧闭的窗帘内透射进来,地面上一排的光斑。
  
  门铃响起,白兰开了门去拿他的外卖。
  
  他的早起标准和别人不一样。起得早只是因为没睡著,不是睡得早。早睡早起那种好习惯很早以前就被抛弃了,从中学开始就是彻夜不归的生活。
  
  “干脆就告诉你吧──入江当初不想让你回来的原因。反正我不喜欢为别人保守秘密。”
  
  六道骸的好心──姑且那麽称吧──他还是拒绝了。
  
  无聊的自尊心。
  
  被告知真相就犹如被欺瞒一样的令人不快。
  
  已经好几天了,他想这大概是他的忍耐极限。虽然一直在想已经够了随便入江回不回来,但这简直就是自欺欺人。
  
  为什麽非入江不可呢。为什麽一定要为了入江花那麽力气呢。
  
  终於忍不住,他还是拨了入江手机的号码。
  
  对方接了电话,但什麽也没说,耳旁只传来轻微的呼吸声。
  
  “……小正?”
  
  他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名字。
  
  事实证明这个心血来潮的电话持续不了太长时间。对方沈默了几秒後立即挂断了。
  
  哦呀这算什麽?
  
  他只想知道入江对他在不在意而已。他只想知道入江的想法。但是道歉那种事他做不出,一方面他不认为他错了,另一方面他的自尊心不会允许他道歉,即使对方是入江,即使入江想要听到的就是他的道歉。
  
  如果入江不肯原谅他,那麽根本没必要接电话才对。
  
  他可不可以理解为对方还是在意他的?
  
  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道歉,不允许他抛弃他的高傲,不允许他小心翼翼揣摩著如何讨好对方──他当然也厌恶讨好这词,他可以做对方喜欢的事,但不意味著可以做任何事。
  
  那麽现在这种心理简直就让他想彻底否定掉。
  
  不计一切代价让入江回来?
  
  或许他得重新审视他的这份感情。入江是否值得他那麽做,他到底要做什麽,等等等等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“分手了?”
  
  听见六道骸的话,泽田纲吉差点被凤梨汁呛到。
  
  没过多长时间他就习惯了喝凤梨汁。毕竟冰箱里只有凤梨汁和酒,他不碰酒,那麽自然就喝凤梨汁了。
  
  “不知道呢,总之入江君被气走了。”
  
  “那杰索先生呢?为什麽不去道歉?”
  
  他知道白兰追求他的前室友已经很长时间了,好不容易追到的哪有那麽容易放弃掉。虽然他并不喜欢白兰的所作所为,但是如果入江能够幸福他倒也无所谓,於是当初对他们的同居也没表示太大的反对意见。
  
  “自尊心受挫了吧,他原本就是个很高傲的家夥,不会低声下气去乞求对方的原谅的。”
  
  “低声下气?本来就是他不对,道歉什麽的理所当然吧。”
  
  “纲吉君有注意到凤梨汁换了个牌子吗?”
  
  六道骸拖著下颚,说了一句完全无关的话。
  
  “啊?”泽田看了看凤梨汁的外包装,“不好意思没注意到──等等不要转换话题,现在不是在说他们的事麽──”
  
  “哦呀纲吉君,别人的事情就用不著多管了,还是先管我们的事比较重要吧?”
  
  “让正一君生气的事我怎麽可能不在意……”
  
  泽田捏著空空的饮料纸盒,自动忽略了“我们的事”这几个字。
  
  “白兰那家夥就是这麽个性格,我本来想好心告诉他为什麽入江君不要他回来,但是他拒绝了呢。”
  
  六道骸一摊手。
  
  “啊,直接告诉他不就得了,想拒绝都拒绝不掉吧。”
  
  泽田纲吉像是想到了什麽,拿过了手机。
  
  “麻烦了,杰索先生的号码?”
  
  六道骸说了号码,却见泽田把手机递给了他。
  
  “这是什麽意思?不是纲吉君你来说吗?”
  
  “呃──我跟他不熟,还是你来说吧。”
  
  六道骸耸耸肩,接过手机,那边已经传来了白兰似乎是睡眠不足而显得慵懒的声音。
  
  “你好♪~”
  
  “哦呀,这里是六道骸,”他看著泽田纲吉的比划,“是纲吉君要我打过来的,他说有件事无论如何要说──”
  
  “哦?是告白吗?”
  
  “那样的话我会直接上你的家门而不是打电话。”
  
  “那麽到底是什麽事?”
  
  “嘛嘛,好像已经开始不耐烦了。心情不好连自己的情绪都懒得掩饰了麽?”
  
  “骸君你以前可不是这麽喜欢废话的。”
  
  六道骸一瞥泽田的神情──好吧的确废话不应该太多,就像前戏不应该做个一个小时,除非对方是性冷淡。
  
  “我喜欢落井下石,但是纲吉君不喜欢,那麽我也不多话了,不接受反对意见。”
  
  “好个不接受反对意见,骸君,我真正要反对的时候有人能够阻止得了呢~~”
  
  “那说明我要告诉你的不是你真正要反对的。”
  
  哦又是一番废话。六道骸发誓这绝对不是他故意的。
  
  即使另两个人很有耐心他也要没耐心了。还是快点说吧,那两个人的事情他真是不想理了。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 :

自我介绍

smo

Author:smo
KY一个
金牛座,热爱美食
不文艺,很WS


萌:
家教:1001,6927
APH:亲分中心,米加
其他略,我很博爱

热爱折腾系统软件
对于美化近乎偏执
最近爱上了ubuntu

热爱美好的音乐,R&B是最爱

联系方式:
MSN:libinxingy@hotmail.com
其他不公开了.......

日历
08 | 2017/09 | 10
- - - - -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您当地的天气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留言
豆瓣
FC2计数器
我正在......
正在加载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管理者专用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