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ep into the sea :: 【白正】The Border Chapter 20

【白正】The Border Chapter 20

Chapter20

狗血了(扶额)







懊恼,不安和不甘迅速充斥他的内心。类似的感情大概只在输给六道骸那时候有过——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。
直觉告诉他不会有什么好事。如果入江只是不想参加,那么在上车之前就可以表示反对意见了,何况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惹对方生气的事……
……
红灯亮起,人流穿过马路中央,如同一道屏障横在了他的路上。已经不知道那辆taxi的去向,一眼望去不知道有多少相同模样的车,难以名状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。
他深吸了口气,尽量保持平静。
总是这样突然逃开,尽管这次不是在逃避他。入江那时候苍白的脸色他记得清清楚楚,说不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。
对了电话。入江似乎有接过电话。
入江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永远不了解,他知道的只有那不带感情的只言片语,入江对自己的过去也是讳莫如深。他不知道对方在烦恼着什么避讳着什么,他能给入江的只是他自认为对方会喜欢的,入江表面上会接受,但谁知道是否真的喜欢呢?
他想知道全部,从过去到现在,他想要入江的一切——不只是现在拥有而已,要连同对方的过去记忆一起拥有。
如果早认识几年就好了。但世界上没有如果,只有已经。
不知道在大街上行驶了多久,喉咙干咳不已。他伸出手一摸,只摸到几个空瓶子和其他零碎的东西。继续往里一探,拉出几张CD来。
现在时间为12月4日,凌晨2点,周六。
他推了一张CD进去,音箱里传出那首熟悉的《I kissed a girl》。他想他是真的在怀念那个尝试性质的吻了,连同当时的背景音乐都记得清清楚楚,比如唱到just wanna try you on的时候他刚刚撬开对方的齿缝。他没闭上眼睛,倒是入江像是吓得闭上了,一脸的惊慌与紧张令他更加有了兴致。不可否认这样的表情总是能吸引他的。
下车买了瓶柳橙汁,站在原地喝了几口。没有要回去的打算,本来还想继续这么找下去的——直到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。
“小正♪~~”
接到电话时顿时安心了下来。他慢步走回车内,影子被路灯的光无限拉长。
“家里出了点事情,大概这几天不能回来了。”
入江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,轻飘飘的没有重量。
他关上车门,隔绝外界的声响。
“什么事情?”
“……总之过几天我就会回来。赶快回去睡吧,不用找我了。”
“没事吗?听起来不大好的样子……”
“只是有些晕车,没事的。“
说完这句后电话那头就没了声音,但对方并没有挂断电话,还能听到不均匀的呼吸声以及风的呼呼声。
感觉有些奇怪,入江的话似乎不怎么可信。可他也说不出来哪里奇怪。









扶着墙从地面上爬了起来,他靠在墙上,费力地撑起身体。
他知道古罗要整他有的是办法,他也知道对古罗用那样的口气只会带来报复。但他不后悔,起码精神上他很痛快。
和白兰一起上车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古罗的车跟在后面,为了确认一下他才没有坐副驾驶座。果不其然对方一路上跟得很紧,当时就料到了可能会有的结果。
自己怎么样无所谓,反正除了修理他一顿还能怎么样,名誉地位什么的他早就没了,他也不在意。
“那个家伙就是相信你的人吗?”
——真正令他害怕的是古罗的这句话。
和古罗的仇已经结了三年,从他初到研究所那时候就开始了。这么一枚时刻跟自己作对的眼中钉定是令人十分不爽,他也完全理解古罗想方设法逼他辞职的做法。事隔两年还要用威胁的方式不让他踏进科研界一步,倒也符合对方的一贯作风——所谓斩草要除根。
他捡起眼镜戴上,摸了摸脸颊。
还好不是很严重,毕竟也只是警告而已。那保镖若真的用力他现在保证一命呜呼了,哪还有多余的力气打电话。
手机依然拿在手里,他不想挂掉。即使只是听听声音也好,有人陪在身边的感觉总是好的,尤其是在这种空荡荡又没有任何光亮的小巷。
他也会害怕,他并不是无所畏惧。
“随便说些什么都好,讲讲你的事吧。”
他又坐在了地上,闭上眼听手机传来的声音,渐渐地也平静了下来。什么也不想干,只是单纯想聊聊天。
他听着白兰讲自己的父母,友人,以及生活中的种种故事。这种话白兰从没跟他说过,不过或许是自己与他交流不多的原因。故事的内容如何他不在意,白兰的声音就能令他安心。
等到结束了就去医院简单处理一下,然后……
撒谎就撒到底,总而言之这几天要找个地方躲起来。如果让白兰看见自己现在这副样子肯定会追究是谁干的,他不能把对方也牵扯进来。
能躲到哪里去呢?
不知道讲了多长时间,话筒里忽然一阵的停顿,又落入沉默之中。
手机没电了吗?
他正疑惑着,然后就听到了对方轻轻的一句:
“生日快乐,虽然晚了一天。“
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一瞬间简直想哭。他也明白了白兰约他到外面的理由,自己都不记得的东西,居然有个人在精心准备着。那当时撞见party现场才知道是对方生日的自己算什么?
“等你回来了再给你过一次生日哦♪~嘛小正你倒是说句话啊~~”
“对不起。”
“说对不起干什么?”
“没什么,总之我先挂了,妈妈在叫我。”
很多方面的对不起。
在对方能够回应之前他掐断了电话。再次任性了一回,先是缠着对方讲话,现在又急着挂掉,脾气再怎么好的人也会有微词吧。
只是这下他是真的不敢回去了,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。本以为撒一个谎不是问题,而且也是为了白兰好,可现在这种强烈的负疚感是怎么回事?
身上的疼痛感慢慢消散下去,他舒口气,转头看向还黑漆漆一片的远方。现在依然是凌晨,他还需要等待几个小时。
他很难找到比这更难熬的几个小时。




TBC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 :

自我介绍

smo

Author:smo
KY一个
金牛座,热爱美食
不文艺,很WS


萌:
家教:1001,6927
APH:亲分中心,米加
其他略,我很博爱

热爱折腾系统软件
对于美化近乎偏执
最近爱上了ubuntu

热爱美好的音乐,R&B是最爱

联系方式:
MSN:libinxingy@hotmail.com
其他不公开了.......

日历
08 | 2017/09 | 10
- - - - -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您当地的天气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留言
豆瓣
FC2计数器
我正在......
正在加载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管理者专用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